Jackiestate

主盾铁,另一条腿会在各种圈里浪~(微博:Jackie_21)

[GGAD]独角兽 一

这个设定!!好吃!!

young:

 年龄操作有


先婚后爱设定


AD设定独角兽血统 可怀孕


后期不乏惩罚性情节






Chapter 1


“我真不想看到你嫁给他,那个格林德沃。”


 


八岁的妹妹趴在床头,对着邓布利多的耳朵小声说。阿利安娜的麻花辫子柔顺地垂在两肩,她的长睫下,一对琥珀色的眼睛浸着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哀愁。黎明降至,她的兄长已通身白衣,正端坐在床头等待夜骐马车的到来。


 


“他比你大了好多,大人们总是忙的很。”阿利安娜啜着泪水说,“他不会知道你有多好的,阿不思。”


 


“我知道你有多聪明,阿不思,你读了那么多书。你能指出每一颗星星的名字,你能告诉我紫藤和蓝花楹是两种不同的花,你还能和人鱼说话!阿不思,这些他都不知道。我怕他不想知道,我怕他像那些人一样看你,我怕他不知道你是多么珍贵。”阿利安娜小声说,她必须压低声音,才能让哭腔不那么明显。


 


 


 


午夜啊,来得如此之快。


 


侍女都退下了,只留下四柱床外的蜡烛。明灭不定的灯火栖息于帷幔间,慢慢地蹉跎着。阿不思已经换上了柔软的绸缎睡衣,他赤足坐在床上,有些疲惫地揉着腰窝。然而,一整天的繁文缛节后,他还要迎接真正所害怕的一场仪式。格林德沃刚刚在他身边坐了四个小时,但邓布利多还是不能对他的新郎又更深的了解。他知道他的头发原本该是金色的,八岁的记忆告诉他这一点。格林德沃的头发是淡淡的金色,又像染着淡淡的雪色。他穿着搭着银链的黑衣,手套和靴子都是龙皮的。


 


结誓的时候,格林德沃摘下了他的龙皮手套,握住阿不思的手。他的手有些凉,阿不思想,而且攥得有些过分地紧了。阿不思轻咬着下唇,粉嫩的唇肉翻上时闪着水光。格林德沃轻瞥了一眼后,阿不思很快将舌头缩了回去,像是被教育了一样。


 


“盖勒特·格林德沃先生,请许誓。”


 


“我会尽我所能教导你认识我所认识的一切,并永远原谅你的过失。我会爱惜你和你所奉出的。我会以一个合格的姿态爱你,阿不思。”


 


听上去像个父亲,阿不思想,但格林德沃并不比他大多少,而且他也不是小孩子了。


 


“阿不思·格林德沃先生,请许誓。”


 


阿不思这才能抬起眼睑,端详着他的丈夫。盖勒特·格林德沃有一张不怒自威的脸,苍白而又有魄力。更诡异的是,他有一对异色的眸子。阿不思打不准看哪只眼睛是合乎礼数的,于是他又低下头。


 


“我会爱你,格林德沃先生。”


 


少年用梦一般的口吻轻声说。


 


从窗外看去,一盘圆月苍白地挂在山巅上。月光游走处尽是荒芜的山脉,和终年积雪的峰顶。耐寒的柞树和落叶松零星地长在坡上,稀叉的枝条将天空割地四分五裂,一片灰色。邓布利多想起家乡的糖槭树,秋天从山坡望去,一片片粉的红的云朵。还有夏天,戈德里克山谷的夏天,邓布利多近乎痴迷地怀恋着。白桦树美极了,走在林间,彷佛与无数双慈目交谈着。瓢虫飞过浆果,飞过发梢,最后落在溪水上的一片巴掌大的叶子上……


 


“想家吗?”男人说。


 


邓布利多浑身一颤,他不知道的时候,门已经开了,格林德沃从那里进来。他必须强迫自己习惯又一件事了,他必须习惯要与另一个人共享他的房间了。即使,邓布利多抬眼看向迎着月光走到他床头的男人,即使还是个陌生人。


 


少年的脸在月光下显得苍白而失去血色,只有那垂到尾椎的红发越发鲜艳了。格林德沃坐下来,坐在少年的足边,盘起一把红发把玩着。少年垂着头,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纯白独角兽,只不过现在还是金色的。


 


没有得到回答,但格林德沃并不气馁,他知道以后要原谅阿不思的地方还有许多。对于他来说,十八岁意味着几乎一无所知。他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教导他……很多。少年的蓝色眸子里透着恳求,他读出来了,但他不打算理会。满足格林德沃的欲望,这是他给男孩上的第一课,他真希望他是个天赋异禀的好学生。


 


“把衣服脱了,钻到被子里去。”格林德沃简短地说。


 


少年的蓝色眼睛里有什么闪动了一下,又很快消失了。他低身钻到了被子里,像只羊羔般柔顺乖巧。一只手臂伸出了被子,将宽大的睡衣袍递了出来。格林德沃将袍子扔到了地上,月光下,彷佛栖着一个飘渺的白色幽灵。


 


他掀开被子,钻了进去,迫不及待地拥抱那副颤栗着温热的年轻身体。










又及:我对于这桩婚事的态度请参考本文阿利安娜的第一句话


          本文预警在此篇中已足够明显,不再作具体强调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674)